追蹤
紀 錄 片 映 像 報
關於部落格
  • 66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異域幻夢》(The Perfect Dream):生活的真實映照影像  文/陳斌全

乍聽之下,這三個部份的連結似乎很薄弱,在虛與實之間的影像連結和建構,有許多看來是片中人物的想像重現,但在與訪談的內容仔細對比後,才會發現,影像的以「虛」喻「實」,電影情節的每一個步驟和故事鋪陳,其實都來自他們生命底層的經驗。 片中青年人,對於家庭關係的渴望和愛情的想像與期待,與他們所欲拍攝的電影中人,某種英雄主義的性格展現,恰如其份的契合,雖說電影情節所描述的並非美好,但是英雄氣短的失意情境,倒沒有出現在他們現實的生活當中。 在照護機構裡的他們,分工合作,男女各司其職,像極一個集體的大家庭,故然在學校,或在其他社交人際的場合,他們會因為自己的出身和背景,因而遭遇挫敗,但是如同拍攝電影的美麗幻境,在彼此的支持中,總能得到相互打氣的力量。家的定義在此,可以被昇華為無形的有機組合,或許原生家庭對於他們而言,並非如此確定,但在朋友彼此的相處下,家也可以是一群原本陌生,沒有血緣關係的人,相互支持與鼓勵----當然也包括當朋友的馬子被欺負時,一同找人興師問罪的出氣。 在青少年時代,虛與實的想像,和建構在價值觀裡的認同,往往有很多不切實際的成份在其中。本片利用電影的拍攝建立一個與上述認同建立過程相仿的情境,是有其趣味的做法,在黑白影像(代表「虛」)與彩色畫面(代表「實」)的交替運用中,透過問題的引導和訪談,這些來自不幸家庭青少年的社會價值觀,也因此讓我們看見,關於愛情,性與暴力。 不過在一個互助家庭的架構下,他們也有共同的期待,就像片尾他們所拍攝的電影情節,一群人因販毒交易,最後遭致警方圍捕的亡命之徒,拿著槍衝出重圍,迎向未知的下一步。畫面跳到現實,青少年之一,父母帶著他從南斯拉夫來到德國討生路,最後又因為戰亂而與父母分離的他對著鏡頭說:希望父母看見那部電影時,如果看見他,可以和他連絡。 對於「家」的尋找,在這裡,完全跳出青少年的虛幻想像,而是真實無比地存在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