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紀 錄 片 映 像 報
關於部落格
  • 66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閱讀<當紀錄片成為新的教堂─ 試論《生命》及其文化現象>一文後的反思  文/丁訓斌

  論述本文第一段中,郭力昕提出「但是,遭遇各不相同的生命情境,不能被簡化、齊一化的理解,否則會是另一種失之輕率、廉價的對待(他人)生命的態度,並有可能造成剝削。」   我想,以紀錄片來講,雖然我們盡力避免將被攝者簡化,但被攝者被簡化這件事其實是必然的,充其量只能說,我們避免被攝者被「過度地簡化」。我們不可能在一支紀錄片的長度中讓觀者對於被攝者有多麼深入的瞭解,只能做到不要讓片中出現的人物只剩餘傳遞某種訊息,或是符號性的存在-就算在現實生活中,對於人的瞭解也是極其困難的事,又如何能做到在兩個小時之內讓觀眾「瞭解」這個人?當然,這不是為「簡化」這件事找尋藉口,只是認為在紀錄片中人被簡化是件必然的事。   當然,郭力昕對於簡化的定義在這裡指的應當是我所謂的「過度的簡化」,我想在《生命》片中的確是有這樣的疑慮的-所謂被簡化、齊一化的理解。就我自己閱讀過後的整理,導演的作法是以四組被攝者,和導演自己(包含與以故友人的對話和拍攝父親)的生命經驗來構成《生命》,當觀眾閱讀時,他所看到的,或說他容易著眼的,會是片中的觀點、導演下的註解、921震災災民的哀慟(而不是指向某一位被攝者),也就是說,單一的被攝者在這樣的主題下,他們是有著相同或類似的生命經驗的,也因此單一被攝者的獨立性與獨特性較不易顯現出來。我相信即使呈現出來的結果,相對於主題與觀點之下,被攝者是被簡化的,那麼也並不是導演刻意將人物簡化,而會是上述的原因。   另外,在第四段中郭指出《生命》「似乎沒有拍出太多生活中的影像材料;許多的內容是靠訪談、字幕、與和友人虛擬對話的旁白設計來填補。或者,一些應該是相當重要的情境,也缺乏影像...」,在這裡,我們並不是實際參與拍攝的團隊,無法知道究竟是沒有拍到需要的影像?或是導演並不想使用?當談論提及「應該是相當重要的情境」時,事實上評論者已逾越了評論的範疇了。重不重要或是放不放那樣的影像,應該會是導演的工作。   接著第五段,郭指出許多的感動是強迫性的效果。但我想有些觀點有失之偏頗之嫌-「四組對象,有兩組就是幾乎全家皆亡的悲慘情境;訪談的提問儘管溫和體貼,仍不可避免的會觸及被攝者的不堪情境與情緒,而使觀者不得不跟著掉淚」-我想說的是,《生命》拍攝的主體是921,如果說選擇的被攝者是受創沒有那樣嚴重的災民,那當然另當別論,只是我相信,同樣的主題,我會選擇同樣的被攝者。每個人會拍攝怎樣的主題,會選擇什麼樣的被攝者因人而異,但是如果今天的主題是921,你會最關心誰?   在這裡,郭也指出關於最後的幾封信,同樣有設計、製造感動之嫌,我則認為,如果暫且撇開製造感動這樣的疑慮,以導演試圖傳達的觀點或理念而言,這樣的安排是必須的;或著也可以說這樣的說故事方式是所謂的「吳式風格」-片中最明顯可以看到「導演」的部分,包含了那四封信、拍攝父親的部分、與已逝友人的對話以及在片尾字幕指明這點-如果欠缺了這些部分,導演的觀點不會如此清晰的表達出來。當然,會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傳達出導演的觀點-其他可以將「導演」隱藏起來的方式-但在同意紀錄片本身不可能客觀的前提下,討論導演說故事的方式是沒有意義的。可以喜歡或著厭惡,只是以我的詮釋,那四封信的在傳達導演理念上的意義會大於製造與設計感動的目的。   其他部分的論述,主要關於紀錄片工作者的位置,對於紀錄片工作者「權利」的質疑,以及對於觀者「感動」這件事所提出的思考。而這也是文章一開始提出的,自己對於紀錄片拍攝的問題,或說感慨。紀錄片工作者,究竟應該扮演怎麼樣的一個角色?無可諱言的,絕對會介入他人的生命,「剝削」這件事似乎從一開始便頑固地依附在攝影機的鏡頭上。為什麼我們要做這樣的事?講現實點,吃力不討好,拍了沒地方撥映,沒有收入,同時無法避免的剝削本質。同樣的,也許我們真的沒有權力去拍攝那些真實的故事、真實的淚水,但是為什麼還要做這樣的事?在《顯影》裡面,湯湘竹的話打動了我。他說,紀錄片這樣的東西,就是沒有錢,拍了也不知道去哪裡放的,但是我相信等我的兒子長大了,看了我的《山有多高》,那會是很不一樣的...。  談到了觀眾這件事...  我常會想起一個朋友常跟我聊起的:當你致力於達到某個目標,傳達某種信念,禪述某種道理,那麼你越發的努力,就越加地遠離那個目標。郭力昕提出了「感動」這件事,殘忍地再度闡明了這個事實-如果不是這樣的評論,這樣的反思,在感動之餘,我們得到了什麼?觀眾能夠得到什麼?抑或真是更加的遠離?紀錄片工作者像是個朝水中扔石頭的人,激起了漣漪,但有多少人能夠從這中間做更加深入的思考?或是船過水無痕?  但我仍確信「扔石頭」這件事是必要的。 此文連結: 當紀錄片成為新的教堂 ─ 試論《生命》及其文化現象  文/郭力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