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紀 錄 片 映 像 報
關於部落格
  • 66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往前看紀錄(壹),幸好盧米埃兄弟  文/趙假

  盧米埃兄弟(註3)的經典短片在錄影機裡運動,電視機的螢幕黑白畫面不停閃爍,但或許是過於舒適的坐在沙發上,也或許是因為我們擁有的過剩,使我們在驚嘆於上一世紀初的西方時尚或是目睹那個年代的想像味道時,羞赧於我們對於人類主宰意識的自以為是。 「可以從政治權力來說」   是不是政治的權利總是掌握在擁有較大社會資源的人手中,電影的發明的確為人類工業革命進步的一大指標,但掌控電影的精神其實也就是掌控媒體的手段相符,好萊塢決定我們現在流行什麼誰是大明星,媒體決定我們該支持什麼或是引起什麼共識憤慨,從盧米埃兄弟的短片中可以悄悄發現了專屬西方上流社會式的視點,第三世界的落後貧窮或是腐敗相較之下,西方社會對於世界的掌控顯得對資本主義的崇拜異常;我是世界的中心,我擁有給糖的理所當然優越感。或許過於偏頗,但事實而言,知識媒體在傳播上的大量媒瀆不經使得意識型態的西方標準化外,對於永不翻身的階級霸權並不會有太大的助益,聯合國裡總是誰擁有否定權但卻又制裁不了什麼一意孤行。   也省思於我們自身所謂的受學院教育的知識掌握者,是不是擁有較高的自覺性關於霸權的侵略,我們總是自以為是的覺得準時收看連續劇不符合我們的水準,但是所謂的水準在擁有媒體霸權者來看,我們所扮演的角色或許沒什麼不同,我們接受西方教育式的洗禮,在西方的資本主義體系下生存,對於在這夾縫中的自覺性為何? 「可以從持攝影機的人來說」   盧米埃兄弟紀錄當時世界的面貌使得更多的人得以用眼睛觀看真實的影像紀錄,然而就持有攝影機的思維來看,所謂「真實」的影像完全主宰於持有攝影機的人的主觀意識上,這或許也可以說持有攝影機的人擁有政治權力,就攝者及被攝者而言的權利問題,在現在的紀錄片拍攝議題上也越是獲得關注,被攝者在被觀看的被動性而言沒有發言權,說故事的權利者不是故事本身而是說故事的人想要如何敘述這個故事,這其中也包括了說故事的人對於故事的持有觀點。我們沒有辦法非常客觀的持有攝影機,但是或許我們在持有攝影機的同時是可以試著互為主體,對於很多議題或許不是採取高處姿態作批判,而可以是縱括因果做不同的思考以及不同視點的關注。 「可以從影像考古典範來說」   盧米埃兄弟的經典短片,對於影像考古的典範而言當然有一定的地位,電影的發明從不侷限於愛迪生的個人式放映機後,影像對於當代的紀錄提供了比筆寫甚而繪畫更真實的考古樣本,每部不同時代的電影不論是劇情片或是非劇情片,都深刻記錄了當代的社會政治經濟的端倪,例如台灣電影50年代台語片盛行或60年代健康寫實主義到現在台灣獨立製片的發光,每一時期的流行在電影中的影像捕捉甚至是包括了當代的影像相關文獻如影評,都是當代的可見的見證,對於我們在個方面的研究思考都是極有幫助,及再重新觀影時對於歷史的震撼。 (所以一起往前看紀錄吧!這一系列不定期的小字是一些我對於紀錄片歷史的觀察,重點將不是著重於對歷史的介紹,因為關於紀錄片的介紹實在有太多好書及作者了,然而我還是會努力隨字附上大家可以取得資訊的管道包括片子、書籍等等,期待大家互相交流自己對於紀錄片的觀察) 註1:影響電影雜誌第三期,p11,1990 註2:紀錄與真實,p45,1996,遠流出版公司 註3:幾乎大部分的電影書籍在討論到紀錄片源起時,都會介紹到法國盧米埃兄弟的成就。盧米埃兄弟在1895年第一次公開放映有12部短片,其中較為人所知的有「火車進站」及「工人離開工廠」(有多種翻譯),大家想要看這幾部短片的管道或許很不容易,但是如台北知名的「秋海棠」舖,或是很多電影科系應該都有收藏這部經典,至於國家電影資料館大家則可以打電話去詢問看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